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88555管家婆看图解码 > 正文内容

黄土汉书:我为什么不笃信宗教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18 点击数:

  近年来很多的人信宗教,尤其是去信仰基督教和佛教,一些已经信教的人经常地向亲友宣讲信教的好处,颇有点传销的意味。信教似乎成了一种时髦,一种从众的心理行为,信教变得理直气壮,信教的人可以频繁的讲学集会,打造声势。似乎在向人们,在向社会示威,展现力量。不错,宗教信仰自由,那么社会是不是也要给不信宗教的人以宣扬不信宗教的自由哪?

  信仰宗教真的可以使人变得宽容,善良吗?信教能使人变得博爱吗?那让我们回顾历史看看现实吧!

  古代有十字军东征,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长达二百年的宗教战争。虽然十字军以反对异教徒对基督教“圣地”与信徒的蹂躏为借口,但实际上是以政治、宗教、社会与经济目的为主,发动对亚洲西部的侵略劫掠战争。被天灾与赋税压迫的许多生活困苦的农奴与流民受到教会和封建主的号召;引诱他们向东方去寻找出路与乐土。消灭异教徒不就是信教的教徒们喊出的战争口号吗。这口号善良,宽容吗?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百年厮杀,宗教的仁爱、宽容哪里去了。

  近现代发动侵略,征讨,奴役其他民族、国家的不都是基督教国家吗?臭名昭著的桑德克里克美国军人大屠杀,它们都是基督徒,他们疯狂的屠杀印第安人,在印第安人的白骨之上建立挂着象征“人道十字”的教堂。

  是那些讲着博爱的基督教国家把大量的鸦片运到中国,制造种种借口发动对中国的蚕食和侵略,这些宗教立国的国家应该比不是宗教立国的中国更温和吧?却不是。这些基督徒们只能说是卑鄙、狡诈、残忍。牧师和神父哪一次不是侵略战争的前哨、尖兵。宗教成为这些国家统治者掠夺经济利益的政治工具。

  两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都是基督教国家,两次世界大战的交战国多数是信教的国家。

  在叙利亚,在伊拉克,同样的信奉伊斯兰教的什叶派,逊尼派不正在进行着每天血腥的厮杀吗?而且大有演变成全球伊斯兰不同教派相互残杀之势。

  国际社会所说的不就是对宗教的一种极端的信仰吗。不就是一种极端的宗教排它性吗?

  有的虔诚的信徒说到:“真的有佛,真的有主、有上帝,什么都是主安排的,佛知道一切。”实际上哪里有什么上帝,哪里有什么佛祖,哪里有什么真主?

  有的职工信了佛后,只对佛经感兴趣,不去专研业务,不去关心家人。不去关心社会,为社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每天是空谈仁爱。90323摇钱树高手论坛

  信宗教使愚昧的人变得更加愚昧,使奸诈的人得到利益,使别人的正常生活受到干扰,蚕食社会资源,培养寄生虫。

  现在,基督教又成为西方向我们渗透的工具,在精神上控制、瓦解中华民族。如果大量的中国人都去信仰基督教、佛教,中华民族的文化就会异化、消失。那么这个民族也会消亡,这个民族的国家将被肢解。幸亏主导中国命运的精英们不信佛教。否则中国将不是中国了。

  如果说宗教能成为其他民族、国家的认同纽带,我们中华民族不需要什么宗教,以汉字为核心的中华文化就是联系中华民族的纽带。数千年来,我们有孔孟、老庄,韩非,有孙中山的、有思想;它们的影响力、它们的辉煌绝不次于任何的宗教;它们的博大精深要超过任何的宗教;而且对生活、生产更有实际意义。

  世界不是佛、不是上帝、不是真主创造的,世界是自然的、物质的世界。世界的辉煌是由信仰科学的人们与自然互动创造的。是人们按客观规律进行人类生产活动创造的。宗教不过是人类社会进程中的一种文化现象,它不应成为主宰人类的力量。如果说过去人类认知能力的蒙昧、低下,使宗教曾成为主宰人类活动的一种力量。那么今天应该淡化它,把它当做历史。遗憾的是仍有很多的人去极端的宣讲它,甚至用它去网罗自己的力量。奸诈的人用宗教去骗人、控制人;善良的人用宗教来控制自己,奉献自己给别人;愚昧的人被宗教利用,愚弄了自己又会伤害社会。

  古代缺乏科学的观念和认识能力,那么产生朴素的唯心的宗教也符合人类的认识规律。现在科学如此的昌明,有必要推崇宗教吗?

  很多的犯罪团伙、黑社会,对宗教却“虔诚笃信”。供观音、拜菩萨,讲仪式,烧香拜佛。可是对现实的人却不仁不义,毫无人道,打打杀杀,偷摸盗抢。可以给观音,给寺庙捐钱,却又从普通人那里偷钱、抢钱。臭名昭著的大毒枭糯康也信佛教,可他却贩毒,杀害十几名无辜的中国船员。这是信的什么教?讲的是哪家的义?守的是什么信?遵的是什么善?

  笔者曾参加一次基督教的活动,在一个礼堂里,人们对台上的神职人员是毕恭毕敬,对教义表现出虔诚相信,人们似乎是净化了。活动结束人们来到大街上,当公共汽车到来时,信徒们挤成一团,不等车上的人下完,争先恐后的上车,毫无谦让之举,倒是我这个不信教的人,等到信徒们拥挤完了我最后上了车。我当时在心里说了一句话:“你们是刚刚做完宗教仪式的的教徒吗?”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没有国教的民族。可我们中华民族不缺乏善良。贫穷时我们不去向它国耍赖;富贵、强大时,我们不去欺负其他弱小国家。我们与它国的战争,都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进行的自卫战争,而且很有节制,不乱杀无辜,不毁灭对方的文明。

  我也同样的不会干涉别人信仰宗教,但我要告诫一声:科学与宗教,人类更需要科学,而不是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