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沛霖是叛徒吗?

发布日期:2019-10-09 17:47   来源:未知   

  苗沛霖,字雨三,安徽凤台人,是太平天国起义时期~个反复无常的人物。对于苗沛霖,史学界习惯上称他叛徒,笔者认为似有不妥。理由如下。

  我们知道,只有苗沛霖先参加了农民起义军,后又投靠清廷,我们才能称他叛徒。那么,苗沛霖是否是农民起义领袖呢?据《宿州志》记载:苗沛霖是1856年靠办团练起家的,他办团练的目的是“称御捻匪”。《凤台县志》也说:“咸丰二年,捻匪乘势为乱,哨聚愈多,张落刑(乐行)为祸尤烈。六年正月,扰凤台境武家集,抢掠而去,苗沛霖因倡为筑寨御捻之计。”其它一些史籍如《重修安徽通志》、《寿州志》记载大体相同。

  很显然,苗沛霖最初组织起来的不是农民起义军,而是农民起义军的反动武装。在这支反动武装粗成之后,苗沛霖即率领它与捻军作战。关于作战情况,张瑞挥在《两淮勘乱记》中有一段生动的描述,录之如次:

  “即所居,_规方百丈,堑地以为涂,因土以成垒,穴垣以居炮,峭楼以l初敌,残壁断揭皆擎佐守具。工未毕,贼众(指捻军—引者)大至,鸣炮驰马,环数重,众号八千,苗寨丁壮数百而已。男女环泣,皆譬日:`苗先生杀我!’沛霖怒叱之日:`何怯也!沛霖在,十万贼何畏!’执帜以磨曰:`妇女为炊,老幼馈食,丁壮守,四人祖一堵,火炮一,长戈一,短刀一,擅离所守者死!’自率宗族二十人,周视巡行,以督不用命者。贼摩众大进,众将发炮,沛霖不可;又进,复不可;及壕,曰`可矣,。炮石齐发,杀数十人,围三日解去。沛霖踵其后,获瑙重山积。及因贼资,分立数寨以为特角。伺贼远掠,亦破其巢,尽子女归。贼衔刺骨,集五色旗数万人,并数寨围之。沛霖部署其众如前状,十日不得逞,复退。沛霖又尾击,大破之。”

  到1857年春天陈玉成率部进攻寿州时,“苗练”已颇具实力,太平军也有争取他共同反清的意图,但苗沛霖不理睬太平军,投靠了清钦差大臣胜保,去残酷捻军、太平军了。八大处整形杨欣:膨体隆鼻加耳软骨会出现

  苗沛霖是靠农民起义起家的,但他与同样是靠农民起义起家的左宗棠、李鸿章等人又很不相同。他一方面仇视农民起义,一方面又对清朝统治集团强烈不满。他曾写过这样、一幅对联,上联是:“什么天主教,敢称天父天兄,丧天伦,灭天理,竞把青天白日搅得天昏,何时伸天讨夭威,天才有眼。”下联是:“这些地方官,尽是地痞地棍,暗地鬼,明地人,可怜福地名区闹成地狱,到处抽地丁地税,地也无皮。”

  因此,虽然他“蒙各大宪专折保奏十二次,官居二品”`,可他还是对清廷首鼠两端。苗沛霖之农民起义,并非为保“大清”。据文献资料记载,苗“蓄叛已久,平素尝与队下闲叙,极慕曹操之为人,而自诩其用兵如诸葛,呼队下某某为王虎将,动以淮南称王为词。”其部属也到处流言,“我家老先生,他日之皇帝也”。

  1860年,苗沛霖在“筑寨”、“积栗”、“治兵”六字方针的基础上,又提出了“高筑墙,广聚粮,先灭贼,后称王”的十二字方针。苗沛霖的思想在这里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既反对农民起义,也反对清朝统治者。对于苗沛霖其人,清统治者也是很清楚的,但格于当时形势,清廷尚需借重苗沛霖捻军,所以只好暂时隐忍。

  苗沛霖为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从一开始就把苗练办成了一支私人武装。在与捻军初战获胜后,他将武家集好寨扩建而为“苗家老寨”,“附近居民俱令人坪,不从者杀之。无论绅民尽派人队,约得万余人。’他按照自己的意志对这支武装加以组织和训练,“置为五旗头目”,“出则布阵,入则为营,编以队伍,齐以金鼓,束以号令。”不服从者以军法从事,生杀予夺皆取决于苗沛霖。

  至1859年5月苗因“剿捻”有功被清廷摧至四川川北道、督办皖北团练时,“苗练”的私兵性质更加显著。是时,苗沛霖以寿春、凤台、宿州、灵璧、蒙城、怀远等州县为东练;以阜阳、颖州、霍邱及河南光、固、新、息等州县为西练。在此范围内,苗沛霖规定,“练三丁取一,贫者出兵,富者供资粮扉展。”而后,他将强征的丁众加以训练整编,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组织。在“苗练”中,苗为最高领袖,称“先生”,其下为“五旗总,’,再下置五旗和营。旗有旗主,营有营主。五旗总、旗主、营主均由苗沛霖委任,秉其号令。